828棋牌官网 > 社会化营销 >

搜狐再战社交张朝阳铁了心要推石头上山?

作者:admin时间:2019-06-21 03:00

  这一次,走上社交这条“不归路”的是被社交“蹂躏”20年之久的老牌互联网企业搜狐。

  6月9日,张朝阳对外宣布搜狐推出了社交产品狐友。狐友一上线多万,只不过,这些粉丝都来自于注册时的被动关注。

  在西方西西弗斯寓言中,西西弗斯触犯了众神,诸神为了惩罚西西弗斯,便要求他把一块巨石推上山顶,而由于那巨石太重了,每每未上山顶就又滚下山去,前功尽弃,于是他就不断重复、永无止境地做这件事。

  随着新生代用户逐渐走到舞台中央,这一代人有新的语言体系,他们不愿意忍受朋友圈分享的社交压力与弊端。他们喜欢玩斗图、视频聊天,不喜欢发语音和文字,某种程度上,新生代还有新的社交需求没有满足。

  事实上,狐友并非搜狐推出的新产品,此前狐友就已经作为一个功能按钮,将其独立运营,这是搜狐首次在新闻客户端中融入社交元素尝试,实现了社交化的新尝试。通过“狐友国民校草、校花”等活动,狐友成功吸引大批年轻团体入驻。

  狐友整体分区为“动态”、“互关”、“我”。“动态”类似于朋友圈功能,可在其中了解关注好友所发内容;“互关”类似于通讯录,包含新粉丝、我的群聊,以及兴趣人推荐;而“我”则包含了所有基础功能设置。

  狐友在产品设计上有一些自己的特点,比如“狐友绝不做推荐,张朝阳表示,捍卫我们的时间线是我们的特点,时间线是我们的上帝。狐友不做推荐和大V认证,一个人在狐友的生存主要靠自己的活跃度。”

  此外,狐友也融入一些趣味性玩法,比如基于图片的智能语料推荐、多样的挑战活动。

  至于为何推出独立社交应用,张朝阳认为,社交产品的数学展开是非常不一样的,是指数级的增长,而目前搜狐的商业模式已经很清晰,当下要做的是通过开发好的产品获得更多用户,达到更大的用户量,社交是一种很好的方式。

  对于此次的社交尝试,张朝阳可谓信心满满,搜狐新闻、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,狐友才是搜狐的未来。

  20年前,张朝阳才是中国互联网“大哥”,当年张朝阳去深圳做演讲的时候,现场跟演唱会一样,马化腾就是台下的观众。“他听了我的故事超激动,回去做了QQ。”

  如今,马化腾领导下的腾讯控股最新市值是3.14万亿港元(约合2.77万亿人民币),而搜狐的市值为5.4亿美元(约合37.3亿元人民币),但这种市值上的差距并不妨碍张朝阳向腾讯发起挑战。

  但狐友未来用户的增长,需要看有多少人“崇拜”张朝阳,起码从现在来看是这样。所有用户注册狐友后都会自动关注张朝阳,目前其粉丝数为249.7万,与目前狐友的用户数基本相当。

  早在QQ还叫OICQ的1999年,搜狐就有做社交的打算,名字都想好了——“搜Q”。

  这一年的12月4日,腾讯QQ最高同时在线万。受到腾讯的刺激,搜狐推出尘封五年之久的产品搜Q,并依靠“搜Q发短信全年免费”的服务,一流的营销让一时备受关注,但对于一个准备时间不充分的产品,这样的关注也是致命的。搜狐当时的技术及通讯基因并不足以支撑庞大的流量,糟糕产品体验让搜Q最终惨败。搜Q开始的时间只比腾讯晚6个月,但后来就望尘莫及了。

  2009年新浪推出微博,搜狐跟风推出搜狐微博,张朝阳表示“投入上不封顶”。虽只在起步上慢了半拍,但却是一招不慎,满盘皆输的局面。起步晚也就算了,搜狐微博基本上是照搬新浪的思路。大量名人已经在新浪上扎根了,而粉丝也已经适应了新浪微博。搜狐一度花重金买名人到搜狐微博,但搜狐微博无创新,没有粉丝基础,自然名人慢慢又回到了新浪微博。

 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2009年推出的社交社区“白社会”上,这是一款搜狐旗下的沟通、互动社区产品。目标是做成一款让同事、朋友、同学开心交流,并保持紧密联系的网络工具,用户可以写日志,传照片,玩在线游戏,分享资讯、心情等等。

  2010年,白社会与ChinaRen校友录联合,推出了新版的SNS班级体系,增添了新的关注点和互动内容,使得白社会拥有了更为强大的用户基础。

  彼时,白社会注册用户达到了4000万,校友录注册用户8000万。总日活跃用户(日登陆)210万,周活跃用户(周登陆)390万。

  不论从产品定位还是产品表现来看,白社会都是妥妥的社交大杀器。但搜狐随意的产品推广与运营,也难怪会被后来的微博和微信落在身后。

  当时搜狐在门户非常拥挤的广告排期里,给了白社会一个banner的入口,在登上湖南卫视最红火的“天天向上”里,张朝阳只是似有若无地提到了白社会团队;张朝阳爬喜马拉雅山,拉开“白社会――生活在别处”的旗子,这应该是白社会地位最高的时候了。

  “其实一开始我就看到多对多是互联网的本质,还收购了ChinaRen,但是我却没有把社交做起来,因为当时我还沉浸在奥运会效应、各种事件营销和媒体关注的光环中。”张朝阳在后来的采访中曾如此回忆社交失败的原因,“后来,新浪微博崛起,我决定把搜狐微博做起来,而且把社交网络做起来,但是在2011年,我陷入了情绪困扰。”

  张朝阳在2012年重回搜狐后坦承,搜狐微博输掉了微博之战,并直言,“微博、微信左右扇了我两个耳光。”

  此后,张朝阳似乎习惯了这种节奏,2012年再度闭关,2013年再复出,2015年再次宣布“再造搜狐”,张朝阳顽强地与“抑郁症”做斗争,但与此同时他也错过了那个时代。

  在互联网行业,无论是巨头还是创业者,都曾经梦想从社交入口切出一道口子,成就一个社交帝国梦,但这个梦想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。

  社交格局看似已定,但并不缺少挑战者,今年年初,多闪、聊天宝、马桶MT三款社交产品集中发布,引来一阵社交大战。前不久,飞聊又接档上线,争夺社交入口。

  但在我们看不到的冰山之下,社交APP的爆棚式的发展与死亡从未停息过,曾有数据显示,100家死亡的APP里,社交类占了35%,社交类APP死亡率最高,但依然无法阻挡创业者与巨头奔向各种垂直细分领域的社交APP创业潮。

  在各类应用市场一搜,主打女性闺蜜社交、同性社交、同城社交、约饭社交、90后社交、图片社交等等各种社交软件层出不穷。陌陌、探探、脉脉之类的仅是冰山一角。

  从产品层面来看,狐友的局限性在于它偏向于工具属性,而不是平台化属性,工具应用永远只是通过新的亮点功能来引发一批用户的好奇心,但却欠缺理由与黏性让用户长留于此。

  如果它在后期很难带给用户更好的社交关系,或者说无法让用户触碰到现实社交圈子所触碰不到的社交关系,没有让用户的陌生人社交变好,没有更好的实现他们的存在感与价值感,最终很可能会昙花一现。

  七麦数据显示,三个月内,狐友在苹果社交榜单中最高排名,仅冲至第300位,大部分时间狐友的排名在第600位上下,在更长的时间区间下,狐友的排名与狐友校草大赛的赛程密切相关,在大赛结束后,狐友排名一度滑落到第1200位之后。